• Bitsch Stern posted an update 7 months, 2 weeks ago

    現在看來,還是因為她引起的……讓她愧疚更深。

    另外,石墨晨到底是什麼人?

    他竟然能切斷Emp的線路,這造成的後果他知道嗎?

    最主要的是,惹到Emp後面的勢力他不擔憂嗎?

    等等!

    唐笙突然停住脚步……

    之前X國的時候,石墨晨不是受梟伯伯所托去救楚恒的嗎?

    那就是,石墨晨和梟伯伯應該是認識的,怎麼會……

    想著,唐笙猛然回頭看向石墨晨,一臉疑惑的同時,眼睛裏閃爍著仿佛猛然驚覺的光芒。

    石墨晨眼底劃過淺淺的笑意,很淡,不近前根本什麼都看不到。

    真是個聰明的靚女啊!

    石墨晨感歎一聲,不過幾步路,好似就想到了什麼呢?!

    “你不會告訴我……”唐笙想問什麼,卻沒有繼續。

    “告訴你什麼?”石墨晨已然上前,接話問道。

    唐笙嘴角輕抽了下,“呵呵”了聲,“沒什麼?!”

    有些事情,她還是不要知道的好。

    她身份到底有些尷尬……

    只不過,如果真的是梟伯伯,是為了什麼?

    總不能是考驗楚恒吧?!

    “晚上想吃什麼?”石墨晨也沒有繼續那個話題,唐笙不繼續問,自然他也清楚為了什麼。

    只不過,唐笙沒有繼續好奇下去,他倒是又確定了她是M的身份更深一層。

    ……

    洛城,Devil“s kiss。

    “你這樣真的好?”顧北辰看著龍梟在那裡調酒,微微蹙眉問道。

    龍梟抬眸掃了眼顧北辰,然後繼續手裡動作的問道:“你這疑問是公還是私?”

    “你呢?”顧北辰蹙眉。

    龍梟嘴角微微揚了下,淡淡開口:“墨晨會把握好度的。”

    “那萬一呢?”顧北辰不但沒有因為龍梟的話而得到安慰,反而更加擔憂上了。

    作為父親,對於石墨晨,他的愧疚遠遠大於當初沒有來得及參與顧琰的那四年多。因為他的緣故,沫兒才會被石少欽帶去墨宮,也才會發生意外,導致墨晨有可能活不下來……錯失的十八年,雖然最後因為兒子還能美好的出現在他面前而欣慰,可心裏的

    那份愧疚呢?

    尤其,墨晨還因為他的緣故,成為了XK話事人。

    那個地方他沒有去過,可因為蕭爺對他的覬覦,加上和龍老大的關係,他又怎麼會不清楚,那個地方的殘酷?

    “萬一……”龍梟調酒的動作又停了下,仿佛也思考了下這個問題,隨即看向顧北辰,“北辰,除去你和墨晨的父子關係,你覺得這個萬一,會發生嗎?”

    顧北辰愣了下,澀然的搖搖頭。

    墨晨太過理智了,理智到讓他這個爸爸都覺得冰冷。

    可他很清楚,身處在那個位置,沒有這樣的理智,恐怕沒有辦法生存下去。

    兩個男人沉默了,那邊兒不知道交流著什麼的溫暖和簡沫都往這邊看了眼,卻也因為不知道兩個人什麼,紛紛也沒有多去想。

    男饒事情,有時候就讓男人自己去操心。

    而此刻,簡沫不知道的是,顧北辰操心的是石墨晨的事情。

    顧北辰被龍梟的一句反問問的雖然也很清楚的知道,石墨晨不會把握不了度。

    但身為人父,到底,這份擔憂依舊。

    XK立下的規矩,就算是自己人要破,也是有規矩的。

    不能碰龍島的事務,如果石墨晨想要打破這個規矩,那也是九死一生的局面……

    ……

    石墨晨看著服務生放到對面的那個大熊,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  唐笙很是得意的和他揮了揮手,聳聳肩後,繼續點菜,“你喜歡吃什麼菜?”還順帶著問對面坐的喬雨。

    “都可以。”喬雨沒有情緒的了句,擰眉看向石墨晨。

    唐笙雖然被石墨晨拉過來吃飯,可最後,不願意坐一桌。

    她意有所指的寧願和一個熊一起吃飯,也不願意和他一起吃……

    石墨晨也知道她在置氣,倒也由著她。

    不過,以防服務生真的給她一個熊,就分派了喬雨和她同桌。

    誰知道,唐笙很好心的讓服務員給他分配了個熊……石墨晨再次看向他對面的那個又憨又笨的棕色大熊,俊臉透著無奈的同時,有人影在他對面坐下…… 就在人影坐下的同時,喬雨幾乎同時,眸光一凜,仿佛隨時準備做什麼?

    倒是唐笙還在點菜,反應慢了幾秒。

    “哥哥一個人啊……”女人笑顏如花的問道,“一起啊!”

    女人著的同時,和她一起的女人,也已經在對面位置坐下。

    兩個人,將那熊,直接擠到了角落。

    石墨晨本還無奈中透著一絲哭笑不得的表情,瞬間變得冰冷,“滾!”

    一個字,沒有任何音調,卻透著拒絕下的冷冰冰的氣息。

    “幹什麼這麼……”

    後坐下的女人開口就想要什麼,可話到一半,接觸到石墨晨的目光時,硬生生的將後面沒有完的話給吞咽了進去。

    兩個女人不由自主的暗暗吞咽了下,那種寒從脚底生的感覺,瞬間,彌漫了全身。

    啊,這個男饒眼神好嚇人,就好像要殺人一樣。

    “呵……那個……那個打……打擾了……”後坐下的女人已經結巴的站了起來,順勢拉扯了一下旁邊的女人。

    那個女人有些僵住,不知道是因為被石墨晨眼神嚇的,還是想要撐一下。

    這麼帥的男人,氣質又超級好,這樣的哥哥自己不主動撩,人家也不可能主動來撩自己啊!

    可是……

    石墨晨依舊沒有話,只是,喬雨已經走了過來,一臉的肅殺。

    那個還打算撐一下的女人幾乎是彈跳的站了起來,嘴角努力的想要扯一個禮貌的笑,留個好印象的,可偏偏,表情都是僵的。唐笙拿著點單平板的手忘記了動作,她在隔壁桌,和石墨晨是斜對面坐著,能清楚的聽到剛剛這邊發生了什麼的同時,也清晰的看到了石墨晨出“滾”字的時候,那冰冷

    的疏離氣息。

    他……又一次重繪了她的認知。

    剛剛明明他沒有太多神情,可不知道為什麼,就連是她,都感覺到了冰冷的肅殺氣息。

    仿佛,那兩個女人多待一秒,他都能讓她們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一樣。

    唐笙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下,就在石墨晨看過來的時候,也不知道什麼心理,急忙收回視線,佯裝在認真的點菜。

    餘光瞥見石墨晨站起身,然後,在她對面坐下……唐笙的心,‘咚咚咚’的跳個不停。

    不是心悸,是……有種沒有由來的恐懼福

    那種感覺很奇怪,仿佛,在告誡她,要離這個男人遠遠地,否則她會完蛋。

    可是……

    “氣還沒生完?”溫潤的聲音帶著好笑的從對面傳來。

    唐笙猛然抬頭,看到的是她一直以來認識的石墨晨的樣子,仿佛,那會兒她一瞬間看到的石墨晨是假像。

    “不想被別人打擾,一起吃吧!”石墨晨這話的同時,已經有服務生過來給他倒了杯檸檬水。

    “啊?”唐笙腦袋有些木,“哦……哦!”疑惑了後,又很木的點點頭。

    垂眸,繼續點菜,下單……

    所有的動作都是機械的,甚至,最後點了些什麼菜,唐笙都好像不知道,一切都在游離中,腦子裏更是混亂的厲害。

    霸道疏離的石墨晨,溫柔的石墨晨,身手非凡的石墨晨……還有,冷冰冰到仿佛血液都是冰寒的石墨晨。

    所有的影像瞬間就和毛線球被猫抓亂了一樣繞在了她的腦子裏,讓她一時間理不清。

    這個男人很危險,她不是現在才知道……

    可現在更加知道了,心底也有個聲音在告訴她要遠離,可為什麼偏偏,那麼抗拒這樣的想法?

    “姐,剛剛看到您下的單……”有服務生這時過來,看看坐著的確實是兩個人,建議的道,“由於你們就兩個人,感覺點的東西有些多。”

    這個“有些”,服務生明顯的也有些保守的為難樣子。

    “啊?!”唐笙愣了愣,隨即看向還沒有放下的平板,一看那些東西,當即差點兒沒有噴出來。

    何止有點兒多啊,她簡直是將除了之前和喬雨話時翻過的一頁外,所有的菜都點了好麼?!

    “呵呵……”唐笙有些尷尬的輕咬了下唇,努力不去看餘光已經瞥到的石墨晨那嘴角的笑意,暗暗咧嘴的看向服務生,“好像……是有點兒多。”

    “那需要幫您取消,您在重新下單嗎?”

    唐笙點頭,“麻煩了。”

    “不麻煩。”服務生笑著搖頭,隨即離開。

    石墨晨看著唐笙那又尷尬又不想被他笑的樣子,好看的嘴角,又揚了幾分,“雖然吃有時候能緩解神經上的不快情緒,不過……暴飲暴食不太好。”

    “……”唐笙暗暗咬牙,這貨還吐槽上了,紳士風度呢?

    “我眼大肚子,不行啊?”唐笙死鴨子嘴硬。

    石墨晨輕笑,“可以。”

    “……”唐笙鬱卒啊,沉悶啊,無言啊。

    這個冉底是什麼人設啊?

    為什麼切換的那麼自如,讓她隨時覺得自己之前看到的都是假像,面前的才是真實啊?!

    唐笙看著石墨晨,一時間,忘記了反應,就這樣神情不停的變幻著。

    石墨晨嘴角始終噙著淺淺的笑,黑瞳也因為唐笙盯著他的時間越久,漸漸地,變得深邃起來……

    果然,歲月靜好的時候,是最幸福和平靜的。

    只是,他想要這份平靜,太難。

    喬雨獨自漠然地坐在隔壁桌,偶爾會看石墨晨他們一眼,隨即又淡漠的收回。

    晨少對唐笙不同,身為最貼身的她來,清楚。

    唐笙的身份,還有唐家所牽扯的事情,她相信這之間的度晨少能處理清楚。

    只不過……為什麼她有些不安?

    ……

    封景遇看著窗外,已經沒有了枝葉的柳條被大風刮的到處搖擺著,顯了幾分蕭瑟下的落寞,透著淒涼。

    身後,有腳步聲傳來,他收回視線微微向側後方輕睨了下。

    “封少,都處理好了。”羅帆道。

    封景遇視線再次落在窗外,目光透著冰冷,“石墨晨這次還真是給我送了份大禮。”

    “他這一攪和,唐家那邊事情就耽誤下來了,倒是讓龍楚恒有時間將緋夜和Emp給分解出去了。”羅帆鼻子裏哼了下,“不是,XK不動龍島的事情嗎?”

    “他動了嗎?”封景遇反問。

    羅帆嘴張了張,最後蔫了下。

    反派親媽的佛系日常 確實沒動,只是牽制住了封少,讓影組織有時間處理一些事情。

    而石墨晨和封少本來就是表面隨和暗地裡較勁,根本沒有牽制一。“哦,對了……”羅帆突然想到什麼,“石墨晨今到了澳海剩” “哦?”封景遇輕咦了下,嘴角一側勾了個邪肆的淡笑,看著遠方的目光,微微眯起,“還真是……有緣分啊!”

    一句感歎,透著期待,又好似有些冰冷。

    羅帆微微聳肩了下,“於公於私來……是挺有緣分的。”

    羅帆跟在封景遇身邊已經十幾年了,因為性格沒有那麼死板,加上跟著的主子又是一肚子花花腸子的壞水兒,他倒是瞬間就明白了封景遇此刻這句感歎的意思。

    現在緋夜和Emp可以已經單獨脫離出來了,唐家那邊兒想要利用國會一些饒心思來反龍家一事,也就沒有什麼大的意義了。

    只是他想不明白,石墨晨作為XK的話事人,到底要如何做,才能將他們之間的爭鬥,徹底從龍島的事情上脫離的那麼清楚明白?

    “唐笙……”封景遇突然喃了這個名字。

    “嗯?”羅帆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,疑惑的擰眉。“想要破開這個局面,恐怕,還要從唐笙身上著手。”封景遇嘴角那原本邪肆的笑漸漸染上了一層戾氣,“不管石墨晨對唐笙是利用她來迷惑我,還是真的有些什麼情緒……

    唐笙,也許,才是關鍵。”

    羅帆微微沉吟了下,很是認同,“其實,最主要的是唐笙的身份吧?”

    “是啊!”封景遇嘴角的笑意加深一分,眸光卻跟著深遠兩分,“唐笙現在對唐家來是個很雞肋的存在,卻偏偏,很多人只看了表面的東西。”

    羅帆沉默了。

    這個世界很多時候就是這樣病態,好的未必好,壞的未必壞……假像,總是能讓讓到利用的方向的。

    “只不過,就算唐笙是事情的關鍵,讓XK有可能沒有把握到度,可石墨晨那人太冷靜了。”羅帆擰眉。

    封景遇輕笑了下,那樣的笑容只是停留在嘴角,讓人覺得陰冷,“所以,需要一點兒調味料,開開大家的胃口,才好。”